琅琊榜:长林军最重要的5个人,萧平旌垫底,萧庭生也只能排第二

《琅琊榜》之所以能这么的火,豪华的演员阵容是一个原因,但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良好的剧本参考,毕竟这部电视剧是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

作为琅琊榜的后篇,风吹起长林中也是有很多厉害的角色的。而在主要的长林军中,有五个人可以说是很重要的,其中萧平旌居然还是垫底。

这两个例子都说明我国人的身分认同是基于人种的观念在当今我国根深蒂固,而且,这个观点至少在其他地方也间接得到认同。

第五就是萧平旌,作为长林府的次子,因为一直在琅琊阁待着,所以声望不是很高,毕竟因为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作为一个江湖人,自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就在后面萧平旌一个人撑起了长林军,立下了不少战功,成为了新的长林王。

本月晚些时候,贝淡宁 (中间)与山东大学的的学生在挪威利勒哈默尔(Lillehammer)的南森学院(the Nansen Academy)。摄影:汪沛Wang Pei

行人知音问洺河渡,熙残碑不记年。

第二就是萧庭生,作为风吹起长林的核心人物,自然是排在第二,而且加上他又是长林府的老爷,当年很多人都说萧庭生会叛变,应该是因为身世的原因的吧,但是萧庭生自幼就不喜欢争斗。

但是,我国历史上也有鼓舞人心的事件。正如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学家尤锐(Yuri Pines)注意到的那样,古时我国的主流精英的文化强调以的文化归属而非人种或民族性作为公民身分的最重要特征。我国人是遵循周朝(公元前1046年-到公元前256年)共同礼仪规范的那些人。也就是说,一个人是可以学习当我国人的。

在知音长的历史长河中,尤其是繁荣昌盛的时期,我国是欢迎外国人的开放社会。公元618-907年的唐朝就是经典的例子。首都长安是拥有将近百万居民的多元的文化都市,吸引了世界各地野心勃勃的定居。我国最伟大的将军有突厥人、朝鲜人、粟特人(Sogdians属于古时伊朗文明)。阿拉伯学者也能参加科举考试。最著名的诗人李白或许就有中亚人血统。

第一位就是梅长苏,作为长林精神的起源,自然在长林军中是传说级别的人物了。但是风吹起长林中,萧平章和萧平旌两兄弟居然都不知道他,之称呼为高人。

这个遗产至今仍然在影响我国人的态度。但是,我国已经复兴,重新成为强大的国家,不必惧怕再遭外国列强欺负,而且已经成为庞大的世界性全球经济发展的关键一环。在我看来,我国已经回到这样一个历史时刻,它对身分的概念该回归更为宽容的状态,张开双臂拥抱符合我国人的文化标准的人。

无论民族和人种背景如何,面向所有人开放。这样的尚贤制定居方针也符合我国的经济发展利益。目前已经废弃的独生子女方针造成人口数量比例失调,老龄人口数量在总人口数量中的比例越来越大。我国将从世界各地年轻定居的贡献中受益匪浅。

“九河绕真源,五湖润固始县”。小伙伴们,在咱固始县县委、县气魄恢弘的蓝图中,大家是不是觉得家乡越来越高大上了?

《固始县八景诗》记载的八个景点,多半已经消失不在,除本文介绍的“春暖长林“,还有“虚虚青山”“熙残碑”“虎头雪迹”“洺河渡口”等。

“虚虚青山”,就是太清宫太极殿左侧不远的虚阳山,过去也叫羊角山,虚羊山。据说曾是当年老君爷和陈抟炼丹的圣地,也是刘邦项羽最后死磕的那个叫垓下的土岗子,可惜后来被当地老百姓发扬“愚公移山”的愚昧精神——不停的挖山取土填坑烧砖盖瓦房——硬生生的把十几丈高的山包给——整!没!了!